1. <var id="ercex"><ol id="ercex"></ol></var>
      2. <acronym id="ercex"><legend id="ercex"><blockquote id="ercex"></blockquote></legend></acronym>
      3. 國家電網干部張雷威改變了榆林地區扶貧模式,同樣榆林地區的扶貧模式也重新塑造了張雷威這位國家電網干部。

        2015年,6月25日,張雷威從國網榆林供電公司正式退休。

        同年,9月,榆林市市委副書記、市長尉俊東履新,作為榆林市最為了解農村貧困狀況的人選之一,已經退休的張雷威向新市長做了近1個小時的匯報。

        陜西省駐村干部培訓班學員,榆林市農業局、榆林市畜牧局、榆林市扶貧辦公室工作人員,每一個聽過張雷威講“一村一策、一戶一法”扶貧經驗的人,無不對這個頭發花白的老人嘖嘖稱贊。

        “老張是國家電網的企業干部,穩妥、干練、務實,貧窮原因摸的準,投資方向準,項目落實準,他的確是這扶貧方面的專家。”吳堡縣工會主席李旭東對記者評價道。

        張雷威的“一村一策、一戶一法”扶貧策略有著怎樣的魔力?各家媒體紛紛報道,莫衷一是。

        扶貧 因地制宜

        精準扶貧,貴在精準。“一村一策、一戶一法”是指因人因地施策,因貧困原因施策,因貧困類型施策扶貧方式。“一村一策、一戶一法”扶貧就是要做到對癥下藥,精準滴灌,靶向治療。這是張雷威16年扶貧經歷總結出來的精要。

        黃土高原榆林地區,溝壑縱橫。由于難覓平地,農村窯洞只能依著地勢建于山腰、或谷底。這里曾經一度交通閉塞、飲水困難。經過長期調研,張雷威一直嘗試充分利用農村退耕還林大量優質牧草資源,發展農村適度養殖。

        關于適度養殖,張雷威向記者表示:“如今農村空心化嚴重,以農村勞動力為基礎,不破壞環境,這就是適度養殖理念。這種方式投資少,見效快,可以達到“年初投資、年底見效、次年脫貧,三年致富”的效果。”

        李翠云是吳堡縣深砭墕村一位普通村民,如今,她和丈夫兩人種著20多畝地,養著136只羊,兒子在外地當兵,她感到很滿足。

        “原來我們養的只有10幾只普通的山羊,老張從遼寧引進的白絨種羊,送給我們,另外還給我們5000元建設羊圈。一年時間,我們就更新了羊群的品種。白絨羊產仔質量高、而且羊絨產量也高。”李翠云一邊喂羊,一邊向記者介紹。

        “去年,收入怎樣?”記者問道,

        “去年我羊賣了60000多元,羊絨賣了13000多元,羊糞賣了6000元。”李翠云說。

        記者采訪了解到,深砭墕村正在發展有機蘋果,曾經村民們看不上的羊糞居然成了有機肥也變得奇貨可居,這讓李翠云笑得合不攏嘴。

        “在深砭墕村的生態農業,不僅可以讓農民的腰包鼓起來,也為農村生態農業發展打下基礎,深砭墕村有機農業滋養生態養殖,生態養殖再反哺有機農業。”張雷威微笑著向記者介紹。

        據了解,張雷威把適度養殖理念在他的扶貧點上大規模推廣,并取得了積極地成效。在榆林地區,通過改良品種,擴大養殖規模,張雷威扶植的專業養羊戶、養牛戶多達百余戶,對當地農民脫貧致富起到了良好地推動作用。

        扶貧 拓展市場

        榆林地區農村流傳著大量傳統民間手藝。在市場經濟大潮中,如何賦予傳統手藝新的市場活力,對當地農民脫貧致富有著積極的意義。

        吳堡縣張家山,手工空心掛面之鄉。央視紀錄片《舌尖上的中國》熱播后,張家山掛面名噪一時,但是當地掛面卻并沒有形成有影響力的市場品牌,改變當地貧窮的現狀。

        “陜北農民的貧窮并不是因為懶惰,而是因為市場意識不夠,所以培養當地農民市場意識,才是扶貧工作的最有效手段。”張雷威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。

        霍耀平吳堡縣張家山村人,祖上三代做手工掛面,手藝精湛,被當地人廣為稱頌。但是霍耀平做掛面的場地僅為自家三口窯洞,生產設備原始、產量低下,是典型的小作坊。

        “老張看到我們做掛面的方式太原始,多次向我們建議擴大生產規模,但是我們常年做小本生意,懼怕風險,一直不敢邁出這一步。老張多次來到我們家給我和父親做工作,我們才勉強下了投資擴大生產的決心。”霍耀平對記者說。

        在張雷威的幫助下,霍耀平開始了擴大生產的道路。從完成農超對接,到注冊“老霍家”品牌,再到尋找新的場地,建廠房、擴大生產,霍耀平的掛面事業一日千里。如今“老霍家”手工掛面年產量達到300噸,利潤近300萬元,遠銷上海、廣州、深圳等地。

        走在嶄新的廠房中,霍耀平動情地告訴記者:“從黑乎乎的老窯洞到今天的現代化廠房,‘老霍家’掛面每一次蛻變,都離不開老張的幫助。”

        在霍耀平的辦公室內,記者看到一塊塊嶄新的展牌,上面赫然寫著:吳堡縣老霍家手工掛面專業合作社管理條例。

        “在老張的建議下,我成立了專業合作社,村民可以自愿加入,我們統一生產,統一銷售。合作社既增加了村民的收入,還解決了農村部分剩余勞動力的就業問題。”霍耀平微笑著告訴記者。

        如今,“老霍家”已經成為吳堡縣知名品牌,手工掛面已經成為吳堡縣最重要的新型產業之一。

        扶貧 合作社經營公司化

        如今,張雷威的扶貧眼界已經不僅僅盯著榆林地區,同時也盯著全國其他地方。為了探索更好的扶貧方式,他多次到外地考察,把經驗帶回來,放在農村去試驗。

        “合作社股份制是未來發展的方向,但是最初很多村民并不是很理解,處于觀望態度。股份制合作社需要發揮農村黨員帶動作用。”張雷威談到未來農村合作社的規劃,張雷威提到了自己目前遇到的難題與解決策略。

        米脂縣史家坬村是張雷威打算進一步試驗的村子。張雷威在村里成立起了專業的養牛專業合作社,實行“專業養殖場+合作社+農戶”的合作方式,村子黨員隊伍紛紛表態,要積極參與帶頭入社。

        “新模式下專業養殖場、合作社、農民各有分工。養殖場負責為農戶定期檢疫和傳授先進的喂養方式,成品牛羊由廠家統一回購;合作社負責監督指導村民按標準科學喂養,聯系廠家運輸銷售結算等;農民變成工人在合作社打工,成為專業的畜牧業產業工人。”張雷威信心滿滿的向記者介紹自己的規劃。

        新模式妥善解決了農村畜牧業難以標準化,難以擴大規模的種種弊端。另外合作社也解決了農村就業問題。對于合作社資金問題,張雷威計劃充分利用國家產業扶貧到戶資金為貧困戶入股,參與合作社每年定期分紅。

        采訪中,記者來到了村民馮友飛家中,在談到合作社發下一步發展規劃時,馮友飛眼睛里閃著興奮的光芒。

        “在老張的帶領下,我們村發展養殖業已經脫貧,但是農戶散養,難以擴大規模,而且銷售環節經常被壓價。大家成立專業合作社統一管理,統一銷售,抗風險能力將大大提升。我覺得這是一件大好事。”村民馮友飛向記者表示。

        如今,在張雷威的引領之下,根據自身農業特色產業,當地農村已經成立養殖、香菇、紅棗、養蠶等十幾家專業合作社。合作社專業經營,統一銷售的模式,給農民帶來了豐厚的實惠,對當地農村經濟發展起到了重要的引領作用。

        在榆林有個扶貧的“癡人”,他以一個黨員的身份踐行了深入群眾、扎根群眾、服務群眾理念。在陜北榆林地區,他留下一份厚重的16年扶貧履歷。這個“癡人”就是原國家電網榆林公司工會主席張雷威。

        自2000年至今,張雷威先后代表國網榆林供電公司參加陜西省“萬名干部下農村”、“千企千村”、“兩聯一包”、“駐村聯戶”、“一村一品”等多個農村項目。他的足跡遍布榆陽、神木、米脂、吳堡、清澗、佳縣6個區縣,扶貧工作惠及19個鄉鎮、12000余戶農民。

        張雷威16年癡心扶貧路,“癡”出路徑、“癡”出方法、也“癡”出成績。

        國務院扶貧辦公室副主任洪天云評價道:“老張真是扶貧的內行。”

        癡心扶貧 融入群眾

        毛主席曾說過:“依靠民眾則一切困難能夠克服,任何強敵能夠戰勝,離開民眾則將一事無成。”

        張雷威作為一名黨員與農民交往了16年,與農民學習了16年,與農民靠近了16年。他深知扶貧的過程,在某種意義上就是他融入農民的過程。而這一切除了需要一份決心,還要有一份癡心。

        “陜北地區擁有中國最樸實、最勤勞、最任勞任怨的農民。艱苦的自然環境已經塑造了他們堅韌的性格。如果不融入農民,你什么也做不了。”張雷威總結道。

        神木縣芹菜溝村,因為附近山谷大片大片的野芹菜而得名。村子不大,20幾戶人家。2002年,作為國家電網駐村干部,張雷威帶著行李,第一次來到這里,就住進了村頭一座粗粗改造的廢棄學校,而且一住就是3年。

        為充分利用荒地,張雷威決定在當地種植棗樹。在張雷威把樹苗準備好,召集村民準備大干一場的時候,一場突如其來的沙塵暴遮天蔽日。所有的村民都遲疑了。張雷威二話不說,獨自帶上鐵鍬、水桶、樹苗,就走進了荒野。村民面面相覷,被這個“癡人”驚呆了,但是遲疑片刻,一個、兩個、三個....后來所有的村民都跟了上來。

        從那時起,張雷威就給村民留下了務實、肯干、不走過場的印象。村民也認定了張雷威是國家電網派到村里帶大家致富的好干部。

        根據芹菜溝地多人少,天然紫苜蓿資源豐富的特點,張雷威從內蒙古伊旗引進28只小尾寒羊,發放給村子5戶村民,規定年底每戶村民向村委會交5只羊羔,村委會再將5只羊羔分給其他村民。同時,張雷威還從專業養殖場引進7頭優良品種秦川牛,替換掉原來村民養的騾子。在芹菜溝,張雷威開創了“適度養殖”的扶貧模式。

        “一只母羊一年產仔2只,五只一年就可以產仔10只,直接為農戶增收10000元,養牛一年產仔一只,一年下來也能為農戶增收7000-8000元。投資少,見效快,可以達到“年初投資、年底見效、次年脫貧、三年致富”的效果。”張雷威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。

        修路,抬電線桿、改造村中老舊線路,建羊舍,牛舍。在張雷威的帶領下,芹菜溝一點一點發生著改變,村民腰包也漸漸鼓了起來。

        在談到那段致富經歷時,芹菜溝老支書解蘭蘭表示:“如今,芹菜溝日子過得好多了,都是那時打下了基礎,感謝國家電網的扶貧好干部。”

        “那時候爸爸知道村里各家情況,卻不知道我上幾年級;知道村里各家的收入情況,卻不知道家里自己家吃的、穿的、用的。只有在我成績下滑時,爸爸才會關注我,并對我發火。其余時間很少管我。”當提到父親扶貧經歷,女兒張媛媛眼淚簌簌流下。

        張雷威的癡心也換來了村民的癡心。多年以后,臘月臨近年關一個寒冷冬天的早晨,聽說張雷威要來村里,芹菜溝村民劉愛田80多歲的老父親坐在村口,懷里抱著20多斤的豬腿肉,他要用這種方式感謝這位國家電網的好干部。張雷威一再拒絕無效,在塞給老人300元錢后,才勉強收下這份厚禮。

        癡心扶貧 全覆蓋

        如何讓農村的邊緣群體過上好日子?對這個問題,張雷威思考了很多年,也摸索了很多年。癡心的張雷威要發揮黨員干部的帶頭作用,絕不拉下任何一個農村邊緣、弱勢群體。

        “我國的民政部門僅僅是生活兜底,無論農村如何進步,這部分人永遠都是最貧困的。讓這部分人致富需要一定的智慧。”張雷威分析道。

        一周前,米脂縣史家坬村馮學勝家的母牛生了一頭小牛,這讓他喜不自禁。這是他從2015年10月份從張雷威那里領母牛以來,得到的第一份回報。

        馮學勝原來是史家坬村的有名的懶漢,好賭成性,妻子難以忍受其惡習離他而去。馮學勝一個人更加散漫,成了史家坬村最窮困的人。

        駐村工作隊剛進村的時候,張雷威鼓勵村民養羊、養牛,馮學勝也想參與。村里所有人對馮學勝都表示懷疑,覺得馮學勝不可能把牛養好。但是張雷威認為:農村扶貧,不能落下任何一個人。對于馮學勝致富得想辦法。

        經過商量,張雷威和史家坬村黨員、干部決定用“激將法”引導馮學勝走上致富路。張雷威和村黨員、干部在馮學勝面前上演“討論馮學勝能否養牛”的雙簧戲。而馮學勝則帶著“一定爭口氣”的決心開始了自己的養殖之路。

        馮學勝日子慢慢有了起色,而且新買了三輪車。接受記者采訪時,馮學勝向記者規劃著自己的未來,他還要在院子的邊上再次擴建兩個牛舍,進一步擴大養殖規模。

        從智障女職工周宏芳、到先天殘疾的劉新記,再到因煤礦事故致殘的解小軍等等,張雷威以一個共產黨員干部的責任感讓農村邊緣人群感到溫暖。他用自己的行動詮釋了國家電網人應有的義務。

        “我在農村推動成立養牛專業合作社,村民有勞動力的都可以入股分紅。建立合作互助,使貧困戶變股東,這樣就可以做到農村人群全覆蓋,解決農村邊緣人群的致富問題。”張雷威向記者表示。

        青山里的“共產黨萬歲”

        在馮家焉村口的山坡上,一座水窖巍然屹立。在水窖頂部,當地村民刻下了“共產黨萬歲”的幾個大字。一條巨大的管子從水窖出來向山下延伸,一直深入到山腳下的深井中,而水窖另一端的分支細管則通向山坡上的農戶家中。

        村民馮德玉已經年過7旬,子女在外地務工,只有老兩口在家。馮德玉告訴記者:“今天,我已經挑不動水了,沒有村里的自來水,我真不知道日子怎么過,感謝老張啊。”

        馮家焉村,曾經是一個嚴重缺水的村子。2008年以前,村子吃水極度困難,村民到山下擔一次水就需要3個小時。張雷威了解情況后,從調研,到申請項目資金、施工、再到竣工、僅僅用了幾個月時間。

        然而,在水利工程檢查的時候,張雷威不慎摔倒,造成腳部3處骨折,險些滾下山谷。返回家中休息僅27天,腿上的石膏還在,張雷威拄著雙拐又出現在工程的現場。

        “那次我媽媽和他吵架,我也和爸爸慪過氣。家里人覺得他命幾乎都不要了。全家人真得都很擔心他。”張媛媛含淚告訴記者。

        在“癡心 ”張雷威的帶領下,當地貧困農村的基礎設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。6年間,張雷威充分調研榆林各地,建設了修建人畜飲水高抽工程5座,集雨水窖96口,工程覆蓋榆林6個區縣,工程惠及19個鄉鎮。

        今天,走在榆林農村,經常會看到吳堡縣村舍墻壁、村口、或者田間地頭刻有“陜西省電力公司”字樣的工程驗收標識。近年來,陜西省電力公司作為陜西省重點扶貧單位,牽頭參與“萬名干部下農村”、“千企千村”、“兩聯一包”、“駐村聯戶”等扶貧項目,僅“千企千村”一個扶貧項目,每年投資就達到300余萬元。

        正是在許許多多如張雷威這樣“癡心”黨員共同努力下,榆林地區的農村一點一滴地發生著改變。

        伦理片影院